成吉思汗

文出維基大典
往:
成吉思汗
YuanEmperorAlbumGenghisPortrait.jpg
名諱 鐵木真
汗號 成吉思汗
部落 乞顏部
家族 博爾濟吉氏
生卒 大定二年成吉思汗二十二年
在位 成吉思汗元年二十二年
政權 大蒙古國
汗廷 曲雕阿蘭、哈剌和林
葬處 起輦谷
不知在何處;另有衣冠塚在伊金霍洛
先君
嗣君 窩闊台汗

成吉思汗鐵木真博爾濟吉氏蒙古乞顏部人也。父也速該,乞顏部酋也。也速該在鄂嫩河放鷹,見蔑兒乞部人新婦訶額倫有顏色,劫為正妻,為鐵木真母。生時,右手握血塊如髀石,父與忽圖剌汗[一]塔塔兒,獲鐵木真兀格,乃以為名。

年九歲,父攜鐵木真往母家求親。未至,遇弘吉剌部。德曰:「昨夢白海青[二],拏日月飛來立我手上,吉也。今君攜子而至,面目生光,既應吾夢,亦爾乞顏之吉也。吾部向不爭戰,但有美女,可以為后妃。凡結親,觀男以家世,觀女以顏色。吾家有少女,君可來觀。」乃至德家,見其女孛兒帖,年十歲,心甚善之。明日,乃求親於德。德曰:「女子多求而許方顯其重,少求而許則輕。然幼女既長,居家而老,亦非理也。今吾以女配汝子,汝子且居吾家為婿。」允之,曰:「吾子懼犬,勿以犬驚之。」乃以一馬為定禮,遂還。道遇塔塔兒人宴,與共飲。塔塔兒人知其也速該也,陰毒害之。也速該歸而毒發,乃喚察剌合蒙力克,曰:「吾攜鐵木真求親,還時遭禍,塔塔兒人之計也。吾子皆幼,孤兒寡嫂,賴汝而生。鐵木真在弘吉剌,速召之還。」語畢而歿。蒙力克果信其言,至終不棄也。

蒙力克至弘吉剌,語德曰:「也速該思子甚切也。」對曰:「若是,見了便回可也。」乃歸家。時俺巴孩汗二妃燒飯祭祖,訶額倫未至而分胙,亦不供食。訶額倫曰:「也速該雖死,其子尚在,以其夭乎?」二妃怒曰:「豈有來而得食之理,爾何人也。」對曰:「俺巴孩既歿,竟可至此!」二妃乃教泰亦赤烏部塔兒忽台脫端火兒真兄弟,率部而去,而遺訶額倫等也。察剌合聞而止之,脫端火兒真曰:「深池既乾,堅石既碎,復留何為?」傷察剌合,乞顏人亦隨而去。鐵木真大哭,母見之,乘騎持纛追之,其半隨還,旋亦四散,竟無人與歸。乃採果集根,以養鐵木真兄弟。

鐵木真既長,與兄弟釣於鄂嫩河,得一金魚,異母弟別克帖兒別古勒台奪之。鐵木真與親弟合撒兒歸而告母,母曰:「大仇在前,爾等當如影之隨形,尾之在身,不可不和也。」對曰:「昨我射得之雀,亦為所奪。彼不欲我生矣!」乃與合撒兒同出,將射別克帖兒。別克帖兒覺之,曰:「大仇當前,何以相殘?何事不容於爾。要殺我便殺,勿害別古勒台。」乃盤坐受死。

鐵木真兄弟還家,母察其異,大怒,斥曰:「爾等欲相殘乎?殆馳山之狗子歟?殆囓胎之豺狼歟?殆顧影自搏之海青歟?殆掉尾自擊之鼠輩歟?此與虺蜴奚異?泰亦赤烏兄弟之苦尚不能受,何以報仇?」復引長老之言,重責之。

塔兒忽台聞鐵木真等日長,復來拏之。母子乃斬木結寨,與泰亦赤烏人相射。塔兒忽台曰:「我所欲者鐵木真而已,餘者皆可免。」鐵木真乃策馬而去,至帖兒古涅山林中,泰亦赤烏人不能入,乃圍山待之。住三日,欲出,馬鞍落,曰:「肚帶鬆扣有之,後鞦何以落?天止我也。」又三日,欲出,有大白石塞路,曰:「前無此石,天止我也。」又三日,飢渴難當,曰:「餓死林中,不如受縛,猶有生機也。」乃出林受縛。塔兒忽台命每帳看之一宿,至四月十六,泰亦赤烏人宴於鄂嫩河上,日夕方罷。時守鐵木真者幼弱,乃以枷擊之,潛鄂嫩河水中。泰亦赤烏人發眾搜鄂嫩河上,鎖兒罕失剌見之,曰:「爾日壯,泰亦赤烏懼,故害爾。慎之,吾必助爾。」復語泰亦赤烏人曰:「白日失人,如此已夜,何以尋之?彼帶枷亦難遠也,明日復尋之可也。」還語鐵木真曰:「我等將遠,爾速還家,遇人莫道見我。」

鎖兒罕失剌既去,鐵木真思前居鎖兒罕失剌帳時,其二子沈白赤老溫為脫枷,今鎖兒罕失剌復救之,乃尋其帳,鎖兒罕失剌見之,曰:「前教爾還家,如何尚在?」沈白、赤老溫曰:「逃鸇之雀,叢薄猶能生之,吾顧不如草木耶?」乃燬其枷,藏羊毛車中,使妹合答安守之。

[]

  1. 成吉思汗之先,有蒙兀國,乞顏部合不勒汗建之,傳泰亦赤烏部俺巴孩汗,再傳合不勒汗子忽都剌汗,也速該為其姪。
  2. 獵鷹之類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