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晃

文出維基大典
往:

魏陽平壯侯徐晃公明後漢河東人也。

初為吏,從車騎將軍楊奉討賊有功,拜騎都尉李傕郭汜之亂長安也,晃說奉令與天子洛陽,奉從其計。天子至安邑,封晃都亭侯。及到洛陽,韓暹董承等爭鬥,晃說奉令歸曹操;奉欲從之,後悔。操討奉於,晃遂歸之。操又授晃,使擊卷、原武賊,破之,拜裨將軍

從征呂布,別降布將趙庶李鄒等。與史渙眭固河內。從破劉備,又從破袁紹顏良,拔白馬,進至延津,破文丑,拜偏將軍。與曹洪水隱強賊祝臂,破之,又與史渙擊袁紹運故市,功最多,封都亭侯。操既圍,破邯鄲易陽韓范偽以城降而拒守,操遣晃攻之,晃至,飛矢書城中,陳其利害。范悔,降晃。晃既而言於操曰:「二袁未破,諸城未下者傾耳而聽,今日滅易陽,明日皆以死守,恐河北無定時也。願公降易陽以示諸誠,則莫不望風。」操善之。別討毛城,設伏兵掩擊,破三屯。從破袁譚南皮,討平原叛賊,克之。從征烏桓蹋頓,拜橫野將軍

又從征荊州劉備,別屯,討中廬臨沮宜城賊。又與滿寵關羽漢津,與曹仁周瑜江陵

建安十五年,討太原反者,圍大陵,拔之,斬賊帥商曜

韓遂馬超等反關右,遣晃屯汾陰以撫河東,賜牛酒,令上先人墓。操軍至潼關,恐不得渡,召問晃。晃曰:「公盛兵於此,而賊不復別守蒲阪,知其無謀也。今假臣精兵蒲渡板津,為軍先置,以截其裡,賊可擒也。」操曰:「善。」使晃以步騎四千人渡津。作塹柵未成,賊梁興夜將步騎五千餘人攻晃,晃擊走之,操軍得渡,遂破超等。

使晃與夏侯淵平諸,與操會安定。操還鄴,使晃與夏侯淵平夏陽餘賊,斬梁興,降三干余戶。從征張魯。別遣討攻櫝仇夷諸山氐,皆降之,遷平寇將軍。

操還鄴,留晃與夏侯淵拒劉備於陽平。備遣陳式等十餘營絕馬鳴閣道,晃別征破之,賊自投山谷,多死者。操聞,甚喜,假晃,令曰:「此閣道,漢中之險要咽喉也。劉備欲斷絕外內,以取漢中。將軍一舉,克奪賊計,善之善者也。」操遂自至陽平,引出漢中諸軍。

復遣晃助曹仁討關羽,屯。會漢水暴溢,於禁等沒。羽圍仁於樊,又圍將軍呂常襄陽。晃所將多新卒,以羽難與爭鋒,遂前至陽陵陂屯。操復還,遣將軍徐商呂建等詣晃,令曰:「須兵馬集至,乃俱前。」賊屯偃城。晃到,詭道作都塹,示欲截其後,賊燒屯走。晃得偃城,兩面連營,稍前,去賊圍三丈所。未攻,操前後遣殷署朱蓋等凡十二營詣晃。賊圍頭有屯,又別屯四塚。晃揚聲當攻圍頭屯,而密攻四塚。羽見四塚欲壞,自將步騎五千出戰,晃擊之,退走,遂追陷與懼入圍,破之,或自投兩水死。操令曰:「賊圍塹鹿角十重,將軍致戰全勝,遂陷賊圍,多斬首虜。吾用兵三十餘年,及所聞古之善用兵者,未有長驅徑入敵圍者也。且樊、襄陽之在圍,過於莒、即墨,將軍之功,逾孫武、穰苴。」晃振旅還摩陂,太祖迎晃七里,置酒大會。操舉卮酒勸晃,且勞之日:「全樊、襄陽,將軍之功也。」時諸軍皆集,操案行諸營,士卒鹹離陳觀,而晃軍營整齊,將士駐陳不動。操歎曰:「徐將軍可謂有周亞夫之風矣。」

魏文帝即王位,以晃為右將軍,進封都鄉侯,及踐阼,進封楊侯,與夏侯尚討劉備於上庸,破之。以晃鎮陽平,徙封陽平

魏明帝即位,拒諸葛瑾襄陽。增邑二百,並前三千一百戶。病篤,遺令斂以時服。

太和元年薨,謚曰壯侯。子蓋嗣。蓋薨,子霸嗣。明帝分晃戶,封晃子孫二人列侯。

特徵[]

晃性儉約畏慎,將軍常遠斥候。先為不可勝,然後戰,追奔爭利,士不暇食,常歎曰:「古人患不遭明君,今幸遇之,當以功自效,何用私譽為!」終不廣交援。

[]

  • 三國志》評曰:「太祖建茲武功,而時之良將,五子為先。于禁最號毅重,然弗克其終。張郃以巧變為稱,樂進以驍果顯名,而鑒其行事,未副所聞。或注記有遺漏,未如張遼、徐晃之備詳也。」
  • 曹操令曰:「賊圍塹鹿角十重,將軍致戰全勝,遂陷賊圍,多斬首虜。吾用兵三十餘年,及所聞古之善用兵者,未有長驅徑入敵圍者也。且樊、襄陽之在圍,過於莒、即墨,將軍之功,逾孫武、穰苴。」
  • 操歎曰:「徐將軍可謂有周亞夫之風矣。」

[]

  • 《三國志·卷十七·徐晃傳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