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條時宗

文出維基大典
往:
前賢故實繪相模守時宗像

鐮倉執權北條相模守時宗,小字正壽,人號相模太郎鐮倉幕府八代執權也。父時賴,五代執權,左近將監、相模守。年七歲冠。征夷將軍宗尊賜之名。時宗擅射,一日,將軍與諸人會極樂第,欲觀射,人皆辭不堪,時宗時年十一,一發中的,將軍嘉歎之。父時賴嘗曰「斯兒固有繼業之器。」以勞累遷相模守,敘從五位上。及將軍與時宗不諧,陰謀害之,時宗與北絛政村等議:「宜廢宗尊還京師,更立其子惟康。」

初時賴薨,時宗尚幼,北條長時北條政村相繼之。宗尊既廢,時宗乃執權。文永五年,蒙古由高麗致書日本,時宗得書報大和朝廷。朝廷答之,付時宗議,時宗以元人無禮,抑書卻之。八年,元人遣趙良弼來謁倭皇帝,時宗以白大納言藤原實兼,留良弼對馬島。文永十一年冬,元兵三萬來寇,入九州島,鎮西諸軍大敗之。元人引還。建治元年,元使杜世忠、何文著、撒都魯丁等至日本,時宗收之,斬元使於鐮倉。尋以北條實政為筑紫探題,以備元寇。復裁諸冗政,節用省出。時宗陰有征高麗意,命西海及山陰、山陽、南海諸道,修戰艦,補器械。未發,元將夏貴、范文虎使周福、欒忠來日本,時宗皆不問,斬之博多。弘安四載,蒙古中華。遂興大軍征日,八月,元將范文虎寇太宰府。時宗命宇都宮貞綱禦之。未登陸,海颶大傷之,文虎僅以身免。是爲弘安之役。是役也,時宗早爲之備,元人既敗,西歸者不過十一,遂不復敢寇。

弘安七年,時宗薨,年三十四。子貞時嗣。

[]

  • 德川光圀《大日本史-卷之二百一-列傳第一百廿八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