利瑪竇

文出維基大典
往:
利瑪竇像,金尼閣曰此中國博士服也

利瑪竇西泰,又號清江意大利馬爾凱馬塞拉塔人也,一五五二年生,本名瑪竇·勵志意大利文:Matteo Ricci)。面晰虯鬚,深目而睛黃如貓。世營藥局,為鄉里望族。少學於耶穌會學校,其父素憂瑪竇入會。

年十六,詣羅馬,學於聖湯多雷亞之書院。一五七一年聖母升天節,發願入耶穌會。翌年,學於會立羅馬學院,修習神學哲學、天算,師事克拉烏范禮安。肄業時,已通拉丁希臘西班牙葡萄牙四言。

一五七七年,瑪竇任為遠東使。翌年三月廿四,瑪竇並十四耶穌會士,自里斯本浮海遠渡,南航好望角,北上莫桑比克,復東航,九月十三抵印度果阿,時為葡萄牙屬地也。

初,瑪竇聞沙勿略所志,以為東國之人皆好其道。及抵,覺其言過也,故遺書瑪菲曰:「查印度、日本紀事圖冊,多有誤焉。」然會士於印度見景教徒,且日本人多好其道,瑪竇遂振。在印度四年,瑪竇又學人文學,習神學。一五八零年七月廿六晉後,主傳東土之民歐洲事,上書曰:「若不以我道化之,使其學而有用,僕憂東土之民恨我,使我等所為,盡成泡影。」

一五八一年,東方總巡察使禮安求人可佈教大明者,羅明堅舉瑪竇。遂於一五八二年、萬曆十年,應召東來。夏,抵澳門。瑪竇在澳門習漢語文,以求言語通於華人,便於佈教。時天正遣歐使節團自日本西來,欲道澳門西行,故瑪竇亦淺習日本語。既通漢語,乃學華人以單字為姓,遂改利氏。

十一年,瑪竇並明堅准入居廣東肇慶。時瑪竇以為華人崇,乃稱自天竺來,剃髮,衣袈裟,語廣東吏民曰:「吾等自西來,欲居中國,侍天主而終。」瑪竇不言佈教之事,以防被逐。又攜歐洲書物,華人大奇。初抵中華,瑪竇驚文物之盛,曰:「中華之偉盛,除未奉天主,實無敵於世……中華非一國也,乃一天下也……柏拉圖烏托邦,實存於中土乎!」又觀中國醫、算、星相、物理之學,知華人向不重格致之學也。

同年八月,立僊花寺於肇慶,始是佈教。初,教士力習漢語,行漢人禮俗,以求同於吏民。寺中初立聖母像,官吏佛僧,多跪拜之,瑪竇等喜,而不知此乃中國人之禮也。後恐華人以其神為女身,乃改立基督像。

十二年,瑪竇制《山海輿地全圖》,同年付梓,中國人始識域外地理。並以華人問學時,兼講教義。又譯《十誡》、《天主經》、《聖母贊歌》,著《教理問答書》。自是中國士民,有問天主教於瑪竇者。時明堅著《天主實錄》,以漢文解明教義,瑪竇贈之問教者。然中國人皆以其佛教之支流,而不知天主教也。瑪竇在肇慶,收士人瞿太素為弟子,始結交儒士。

十七年,廣東總督欲得瑪竇居,遂北遷韶州,會明堅返歐,而同行會士麥安東石方西又卒於韶州。自是瑪竇孑然在華,惟太素助之。先是譯《幾何原本》,後為引見要吏,贈之西洋之物。瑪竇乃日顯,嘗受邀至南雄。瑪竇在韶,習通《四書》,又譯為拉丁,以便西佈華化。太素為引見日多,瑪竇方知中華所尊者非佛,實儒也。遂請禮安以蓄鬚易服,許之。自廿二年改衣儒服。

廿三年,瑪竇以故北上南京,不及留駐,乃返。至南昌,准其客居。廿四年瑪竇以西洋曆法,測知日蝕,一時聲名大噪,結交儒士,且受建安王禮待。瑪竇回報耶穌會曰:「吾之所以顯名,實土人未嘗見西洋人。中國人素奇西洋技法,且以吾有過目不忘之法,又通煉金之術,爭相求教;佈教以儒經,亦得其心,更有求天主教者也。」瑪竇乃著《西洋記法》授不忘之術,又以漢文入文,得《交友論》,士人多稱之。翌年,禮安舉瑪竇為中華教省之首,主佈道之事,又瑪竇覲明皇帝,求其護教,並備貢品以助瑪竇。

既得新命,瑪竇思北向。尋王忠銘北調,示可攜瑪竇等北往。廿六年,瑪竇並郭居靜隨忠銘北上,秋抵京師。時日寇朝鮮,瑪竇等以外國人,不得久居,盤纏又盡,住一月而返。明年春抵南京。太素仍為引見,瑪竇在南京,結交葉向高李贄徐光啟等,皆求西洋技術者,而光啟終受洗入教。瑪竇與大報恩寺雪浪論辯,雪浪不敵。又建石鼓路天主教堂,使南京為佈教要地。

廿八年,瑪竇攜教士龐迪我二詣京師。翌年春抵,得以謁見明神宗,獻十字架自鳴鐘、《聖經》、《坤輿萬國全圖》、西洋琴等。乃詔准瑪竇等長居京師。瑪竇乃以西學納交於士大夫,談論天主、靈魂、天堂、地獄之事。又撰新書,得士子青眼,尊稱之泰西儒士。士人入教者不鮮。

利瑪竇墓

卅八年,瑪竇病薨,賜葬平則門滕公柵欄,今仍見,湯若望南懷仁在其左右。遺言指龍華民接掌教務。時已有教徒二千五百餘。

瑪竇以一人之力,兼習儒經,明曉中國禮俗,得士子之心,而教傳於一時。崇禎末,明皇后嘗致書教皇,以其將受洗,求教皇助抗滿洲永曆帝亦有遣使教廷者。可見瑪竇佈教,得盡中國上下,來華教士,多以其法傳道,稱「利瑪竇規矩」。其次瑪竇使西學初入中原,一時學風蔚盛。曆法、炮術得以日善。西學東漸即起於瑪竇。而其譯儒經為西字,又為西洋人所奇矣。

教宗若望·保祿二世嘗言:「利瑪竇之功,在交流東西。其以漢文編制天主教神學禮儀,使中國人知福音,立教會……利神父以自身為中國人,兼治漢學。以區區一身,合司鐸、賢儒、基督徒、意大利人、中國人,豈不偉哉!」足見瑪竇之功矣。

著作[]

  • 譯著
    • 天主實錄》:本羅明堅之《新編西竺國天主實錄》。後改《天主實義》,亦名《天學實錄》,論天主、靈魂、天堂、地獄之事。後收《四庫全書》,並譯為蒙古、滿洲、朝鮮、越南、日本文字。
    • 幾何原本》:利氏與光啟合譯歐几里得《幾何原本》首六卷,合有十五卷,末二為利氏師克拉烏之注。

利氏亦有編《西琴八曲》、《齋旨》、《乾坤體義》之書。在其故後,其日誌為金尼閣譯為拉丁文,一六一五年付梓,初名《基督教遠征中國史》,後復有漢譯,稱《利瑪竇中國札記》。

[]

Qsicon lesenswert.svg
Qsicon lesenswert.svg
敘事完備,有條不紊,遂列正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