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四事件

文出維基大典
往:
  此文未準,有待修繕 

六四事件者,八十年代末中華內陸之訌爭也。時當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晨,民眾與解放軍爭執於京,以鎭終。擴而言之,亦指當年四月始學生之示威事。爾時胡耀邦方謝世,北京諸學生悼之,不日即生示威,以倡自由民主。政府即出兵緝而鎭之,致人死傷,其數聚訟不一。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因之受黜,而江澤民由是當道。斯變自四月十五日始,而至於六月四日終,凡七周。至今評議紛紜。

示威[]

一九八九年元旦方逾,方勵之即上書鄧小平,籲大赦於建政四十年之時。尤請釋魏京生。海外五十一及國內三十九學士皆署名和之。鄧氏怒而弗聽。二月,布什訪京,邀方氏等四人於國宴,此四人持異見,尚自由,恒譏上。時國家主席楊尚昆與總理李鵬以為大辱,因惱而罷宴以脅。後乃許赴宴,唯需布什不與方氏夫婦碰杯。終悔,令阻方氏,而隐實情於布什。事洩,為上下學士觖望。四月十五日,胡公溘逝。耀邦嘗任黨總書記,素憐學生,因黜。學生稱賢,故欲悼之,以為之昭雪。京滬諸大學生,遍張挽聯字報,甚或安置靈堂。十七日,或陸續赴天安門而悼之者,倡自由民主。政法大學五百生,遊行於大會堂東門,警察弗能驅。是夜,糾集者逾千人。翌晨,學生靜坐於天安門廣場,呼民主自由萬歲。二十日,北大推王丹為主導,廢原學生會而另結之,曰北京大學團結學生會籌委會,自謂領導學運以至五月四日。二十二日,三學生跪於大會堂階,中一人,掣卷過於頂,呼曰:“此舉乃上書皇帝。今何時世,需由是途,無自由故也。”是日昏,西安、長沙二地生亂。斯時罷課比比,其後六週,廣場聚眾益多,諸省百業之民,率聲援之,雖黨員軍士亦然。及五月中,逆者邁於百萬,京外二十三城,亦有如是舉。

時中共之中,亦生歧見,卒分二派。通達者趙紫陽也,時任總書記,繼耀邦踵,以為承抗議之機,恃學生之力,庶能圖變,以解中共之困,而使益開明。墨守者李鵬楊尚昆陳雲諸人,甚患學運,欲遏之。李錫銘承意,稟上曰學運綢繆已久,殆隳中共之基也。鄧小平怒,乃判學運為動亂。遂令陸仁作社論,刊於《人民日報》,謂曰學生亂政,動搖中國,由是則基業不存。學生欲詣上,李鵬固据之。四月二十九日,趙紫陽作社論,大贊學生,稱曰愛國。五月十六日,會蘇共總書記,暗射鄧氏柄政。十七日,五一七宣言刊,謂鄧氏無冕之皇帝,老邁之獨夫,又籲之退位。墨守一派,力主動亂之源,悉出於內。此時物價高昂,經濟失衡,乃指罪魁者胡趙二人。鄧氏既怒,會元老議定,必以重手滌亂,遂思戒嚴。十八日晨,紫陽請辭,是日李鵬會學生於大會堂,相商不歡。十九日晨,紫陽忽赴廣場告歉,淚勸諸生還家。諸生感其誠,紛索簽名。

鄧氏思固中共之位,而以學生為忤逆,自謂不懼輿論,雖有流血亦不足畏。十九日,鄧至武漢,會眾將。晚,李鵬頒令戒嚴北京,調諸師入京,然為市民所阻。二十三日,百萬人遊行,籲李鵬卸職。三十日,中央美術學院諸生,立民主女神像於廣場北,面天安門,赫然遙視毛澤東巨畫。繼而,作民主之神宣言,以明其志。其時,學生之中,已滋異見。高校學生聯會秘書長王有才,以靜坐無益,倡返校另圖。柴玲責其懦退,與其夫封從德力主留守。六月二日,劉曉波周舵高新侯德健四人,號天安門四君子者,主張撤離,自宣絕食三日於廣場,以勸學生,且希官民洽商。

清場前後[]

六月三日晚十時,李鵬令師入廣場,以掃群眾。事先,廣場之人,雖得信而固守,以會集之眾,政府未必妄動。軍隊荷實彈,駕坦克、裝甲車,沿街巷自三面而圍。一路自中國軍事革命館,經西長安街而進;一路自東長安街而來;一路自北而南。民眾欲阻之,恃花園樓房作護,設障投石,斥之流氓法西斯之屬。軍隊動火,傷數百人,猶排摒障礙,行進弗停。民眾呼號,悲憤不已。四日一時,二裝甲車得入廣場,播通告,以警眾人。時廣場數萬餘人,聽訖陸續撤離。二時,唯餘數千,俄而建國門處槍聲大作,民眾散至人民英雄紀念碑,待命之兵卒,持槍棍,戒東長安街。四時,廣場燈光驟滅,喇叭大作,勒令離場。四君子與軍隊交涉,以保學生周全,學生可自海澱區離去。二十分,燈明,複勒離場,而尚有不去者。四十分,士卒持步槍,電棒,警棍諸械,自大會堂出,驅學生市民。坦克裝甲車突往紀念碑,夷平營帳,倒女神像。民眾四逃,且呼且號。至六時,或逃遁,或死傷,偃者橫臥廣場,亡者倒斃街頭。士兵或斂屍,或焚屍,情狀慘烈。